大阳城集团娱乐APP网址-首页

  • 精准扶贫
  • 精准扶贫

    UNIVERSITY OF SANYA
  • 向每一个感到失望的村民,说“我尽力”
  • 栏目:精准扶贫发布:2019-08-02浏览:
  • 2019年6月25日下午,我们到达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,在张琴老师的带领下,我们开始了第四年的暑期调研工作。当日迎接我们的是保亭上空美丽的晚霞,“美好”“纯粹”是我对保亭的第一印象,我心中所想象的是这里的风景多么的让人痴迷,这里的村民是多么的幸福,甚至令人嫉妒。在这样美丽的地方,我还无法想象村民的失望和无助。

    第二天,我们走进保亭县抄抗村,这是我第一次走到村民的身边,倾听他们的声音。

    高先生,今年34岁,未婚,父亲近几年因病去世,现在和母亲生活在一起。在与高先生交谈的二十多分钟里,我能感受到高先生是一个很有想法,很坦诚直爽的人。为什么家门前的这条路,快半年了,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?为什么村子里那些有车有房,生活没有负担压力的人是贫困户,而那些身患重病,无依无靠的人却无论想尽什么办法都争不到一个贫困户名额?国家搞精准扶贫,别的村美丽乡村都建起来了,我们村为什么连消息都还没有听到?这些比较敏感尖锐的问题,高先生坦诚的向我提出。我能体会到,高先生的内心此时是有情绪的,但绝不是单纯的愤怒,更像是对政策标语总是风高浪高,却总是看不到改善的失望,在经历了一系列挣扎,却仍然无法改变的无力。“我就是想找个稳定的工作,不会因老板需要安插一个亲戚进来,我就被辞退的那种。”这是在访谈结束时,高先生对我说出的他的最后希望。

    阿婆,姓白,今年八十三岁,在村头经营者一家几乎没有什么商品的小卖部。在询问阿婆的生活状况时,我得知,阿婆的老伴已经过世,女儿也已经嫁人,现在只有自己一人生活,前些年,被汽车压坏了脚,现在已经落下残疾。阿婆的唯一收入就是这个小卖铺,每天收入十元左右。当我问阿婆,您觉得现在的扶贫政策落实的怎么样的时候,阿婆沉默了许久,说“不公平”。阿婆是一个十分爱笑的人,我没想到阿婆的回答会如此的冰冷。“我当了三十多年的村干部,现在都这样了,就想要一个贫困户,这么难吗?他们都说我还开了个小卖铺,不可能是贫困户的,唉······”  阿婆的眼睛里泛了泪光,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安慰。我只能说“没事儿啊,阿婆,您和我说,我尽力给您向上反映。”

    其实在说“我尽力给您向上反映”这几个字的时候,我是心虚的。我心里清楚的明白,这一句句的“我尽力”其实就是一句空话,凭借我自己,似乎根本就无法做任何事情,让村民的生活有所改变。但是我们总要学会乐观面对生活啊,不是吗?生活总是处处充满了令人绝望的现实,但我们总是要充满希望,迎接未知的即将到来的明天。

    调研后的这几天里,我一直在回想暑期调研的日子,并且在内心深处问自己,我究竟学习到了什么。我是一个喜欢计较得失的人,这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的缺点。我希望我付出了时间,就一定会收获某些东西,我希望我所收获的与我付出的永远都成正比。或许我不能再一成不变,只想要保持自己原来的样子了。我必须要接受我正在成长的事实,我会看到许多我不愿看到的现实,并且学会接受它。

    父亲总是在和我聊天时责怪我,说我不愿意面对自己讨厌的东西,而总是在逃避。每次在和父亲讨论到这个话题时,我总是很不耐烦的回应父亲,告诉他,我并没有。我想,今年我18岁,是时候走出自己的乌托邦,学会与父亲正面的谈论这个话题了,有关于成长与现实,也关于理想与社会。

    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这着你讨厌的人,当然还有讨厌你的人。你总是能在无意中感受到这个世界对于你满满的恶意。以前,我喜欢和别人谈理想,谈这个政府应该如何如何的取得人民的信任,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政府,就和世界上大部分的青年人一样,拥有着自己的主张,渴望着改变社会。但是当你发现,其实你并不能像你所想像的那样大有作为的时候,你就会很慌张,想要向别人证明自己,你心里清楚自己一无是处,但是怕被人发现,当成笑话。

    然而,如果你也有这种的感觉的话,请相信我,还有很多人和你一样。所以不必害怕,学会面对生活,接受现实。这个世界需要你,就像世界需要每一个人一样,并不是因为你有多特别的,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,而是因为你就是你。

    所以,我把“我尽力”看成是自己在努力做好自己职责的独特方法。我希望我的一句“尽力”,能在不久后,从一句空话变成一个可以实行的方案。我也希望一句“我尽力”,可以让那些对生活感到失望的村民们,还保有一份对于未来的期盼和未来生活的美好幻象。

    (文/图:张娜娜 编辑:张妍)